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金秀琳的水刑是什么刑 金秀琳死刑场面图

金秀琳的水刑是什么刑

  金秀琳是谁?相信很多人都会这样问。

  但是在朝鲜战争时期,“金秀琳”这个名字却是邪恶的代名词。战后,韩国政府每次发布黑名单、“邪恶轴心名录”,金秀琳都是惟一上榜的女性。她貌美如花,是上层社会有名的交际花,被认为是为朝鲜情报机构服务的“第一女间谍”。直到今天,韩国和美国都在重复一个故事:金秀琳勾引一个美国军官,窃取了重要军事情报给朝鲜,是挑起朝鲜战争的罪魁祸首。然而,随着美国国家档案馆的资料一一解密,人们发现,金秀琳并非间谍,她只是一个“时代的牺牲品”甚至是受害者。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份标注着“绝密”的文件被打开,金秀琳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这份文件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金秀琳被控从美国一名上校那里取得了情报,通报给朝鲜军方,而事实是,这名美国上校本人都不知道这个情报,金秀琳根本没有情报可以泄露。真相来得太晚了,金秀琳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35岁。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金秀琳和她复杂的感情生活、间谍生涯都被历史封存。近日,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份标注记着“极机密”的文件被打开,金秀琳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份文件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金秀琳被控从美国一名上校那里取得了情报,通报给北韩军方,而事实是,这名美国上校本人都不知道这个情报,金秀琳根本没有情报可以泄露;金秀琳的情人、在她之后被处死的李强国,实际上是服务于美国的间谍。

  根据中评社报导,这份解密的文件长达1千多页,其中有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的金秀琳身穿丝绸长袍,微笑着。

  金秀琳对爱情并不专一,她和已有家室的美国陆军贝亚德上校有了一个孩子沃尼尔金,但如果说她是间谍,从现在可以搜集到的数据来看,则是胡编乱造。美联社记者仔细研究了史料,并找到了金秀琳的儿子,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金秀琳。

  南韩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李承晚,推行政治高压政策,下令血洗监狱,杀害了近30万「左倾主义」的人士,其中大部分是工人、作家、教师和不识字的农民。

  1950年3月1日,已经不是美军雇员的金秀琳被韩国政府逮捕,面临许多指控。

  当年6月14日,即贝亚德上校离开韩国后的第9天,韩国军方的5名法官组成审判团,开始审判金秀琳。

  她受到的指控包括:占有贝亚德上校的汽车,租赁、出售给共产主义者朋友;私自持枪,1946年用美军的吉普车将情人李强国送到当时的北韩等。

  其中最严重的罪名是从贝亚德上校那里窃取美军将于1949年撤军的计划,并透露给北韩。根据法庭指定给金秀琳的律师记录,控方没有出示任何证据,金秀琳也因此成为时代的牺牲品。

  下面一起看看美军的调查真相——

  她承认了自己从未犯下的罪行

  贝尔德和他的同僚完全可以为金秀琳辩护,但他们选择了逃离韩国。金秀琳承认了自己从未犯下的罪行。

  金秀琳的一个朋友南希·金说:“她和贝尔德上校有一个儿子,我们都知道,贝尔德上校是金秀琳惟一的男性朋友。贝尔德上校经常在她那里过夜。”

  南希提到的这个孩子如今59岁,名叫沃尼尔·金,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拉西拉大学的神学教授。

  金秀琳被处死后,沃尼尔·金被一个教堂管理员收养,这位管理员的妻子刚好是金秀琳生子医院的护士长。

  1970年,管理员一家人移民美国,沃尼尔·金在美国的大学取得了基督教学博士学位。

  十几岁的时候,家人告诉了沃尼尔·金他母亲的故事,随后他也知道了父亲是谁。沃尼尔·金走上漫漫寻母路。

  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个伙伴——韩国导演赵明华,一个同样对金秀琳的故事倾注热情的人。

  赵明华说:“贝尔德上校背叛了金秀琳。他的官职很高,也有足够的能力救她,却选择了逃避。”

  刑折磨使她认罪?

  1980年,90岁高龄的贝尔德上校去世。此前不久,沃尼尔·金来到罗得岛州的疗养院,找到了他的亲生父亲。贝尔德上校不肯承认自己有私生子,称呼他自己的儿子为“史密斯先生”。贝尔德上校死后,他的家人接受了沃尼尔·金。

  沃尼尔·金说,贝尔德上校“绝对没有尽力去救我的母亲”,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但他同时也提到,母亲生前的好友毛允淑在随后的随笔集里提到,贝尔德上校曾经找到她,求她救救金秀琳。

  在金秀琳被执行死刑后不久,美国军方也开始对贝尔德上校进行审问。他否认自己曾经向金秀琳出借吉普车、陆军卡车、军方专车和其他向“共产主义者”提供的物品。

  一个月后,“案件完结”。

  1950年五角大楼的文件显示,负责调查此事的调查人员认为,“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韩国法庭的判决。对金秀琳间谍罪的判决更加荒谬,因为贝尔德当时根本没有可能接触美军的撤军计划表,而大致的撤军计划早就在军方的杂志《星条》上发表,军方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美军的调查结论认为,金秀琳利用贝尔德上校获得某种情报“只有极小的可能性”。

  当时驻韩国的美国专家顾问团团长威廉姆·赖特上校表示,很可能是“不折不扣的折磨”使金秀琳认罪,她遭受的刑罚可能包括水刑——这是最近才被世界所知的虐囚手法,韩国可能在半个世纪以前就投入使用了。赖特说:“水刑、电击和老虎钳都是当时韩国监狱里常用的刑罚。”

  2005年,汉城一家电视台的播音员吴在和称,审判的最后一天,金秀琳在被带上法庭之前,已经在监狱里遭受了很多折磨。沃尼尔·金回忆说:“这些话震撼了我。”他一直认为,母亲承认了没有犯下的罪行,是因为如果不承认,“他们将把她送回刑罚室”。

  1980年,90岁高龄的贝尔德上校去世。此前不久,沃尼尔·金来到罗得岛州的疗养院,找到了他的亲生父亲。贝尔德上校不肯承认自己有私生子,称呼他自己的儿子为“史密斯先生”。贝尔德上校死后,他的家人接受了沃尼尔·金。

金秀琳的水刑是什么刑 金秀琳死刑场面图

 金秀琳死刑场面图

  沃尼尔·金说,贝尔德上校“绝对没有尽力去救我的母亲”,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但他同时也提到,母亲生前的好友毛允淑在随后的随笔集里提到,贝尔德上校曾经找到她,求她救救金秀琳。

  在金秀琳被执行死刑后不久,美国军方也开始对贝尔德上校进行审问。他否认自己曾经向金秀琳出借吉普车、陆军卡车、军方专车和其他向“共产主义者”提供的物品。一个月后,“案件完结”。1950年五角大楼的文件显示,负责调查此事的调查人员认为,“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韩国法庭的判决。对金秀琳间谍罪的判决更加荒谬,因为贝尔德当时根本没有可能接触美军的撤军计划表,而大致的撤军计划早就在军方的杂志《星条》上发表,军方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美军的调查结论认为,金秀琳利用贝尔德上校获得某种情报“只有极小的可能性”。当时驻韩国的美国专家顾问团团长威廉姆·赖特上校表示,很可能是“不折不扣的折磨”使金秀琳认罪,她遭受的刑罚可能包括水刑——这是最近才被世界所知的虐囚手法,韩国可能在半个世纪以前就投入使用了。赖特说:“水刑、电击和老虎钳都是当时韩国监狱里常用的刑罚。”

  2005年,首尔一家电视台的播音员吴在和称,审判的最后一天,金秀琳在被带上法庭之前,已经在监狱里遭受了很多折磨。沃尼尔·金回忆说:“这些话震撼了我。”他一直认为,母亲承认了没有犯下的罪行,是因为如果不承认,“他们将把她送回刑罚室”。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