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家庭

东北叔叔干侄女还有人 炕上我进入了妻侄女

东北叔叔干侄女还有人 炕上我进入了妻侄女

  花红柳绿的侄女一抬头,角落里一个黑衣男人直勾勾地看着她。

  进屋后她就没抬过头,没带喘气地应付手上的事。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是该喘口气了,就这么随意一抬头间,撞到了这个眼神。

  侄女有些懵!这个眼神太直接了!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这个男人看了自己多久啦?显然这个注视不是刚刚才有的。因为他的状态是怔怔地盯着她半天,眼神不离开,像极了侄女只有在欣赏一幅画或欣赏一道风景时才有的痴迷的样子啊。

  哇呀呀,她害羞了,小鹿胸口撞了起来。她都不知道在她没发现之前,这个男人注视她多久啦!

  侄女竟生出些哀怨来,这个眼神就这么直白地看着自己,根本不躲闪!不回避!看的她羞羞怯怯却又不由得怀疑自己怀疑那个人。你要做什么?我很难看是吗?我没有打扮我没有洗脸,我匆匆忙忙赶来加班干活。我就想撸起袖子加油干!这样的女人很难看是吗?侄女倔强的想。

  侄女通常都是这样的一个懵懂无知憨少女。她往往不知道周遭的男人要干什么。

  侄女心里有点气哼哼,噘着嘴看到,她在屋的这头,那人在屋的那头,一个对角线。她只好收回了自己的眼神,那人丝毫没有一点回避的意思啊,看到人家都看他了,也不躲闪,好大胆。她想起来了,打她进屋后,这个男人在眼前出现过一次,走过来给眼跟前的同事送一样东西。离的很近,她当时其实是瞧见了他。这个团队里今天出现了一个新的人,她晓得了。

  侄女有两根偏离的神经。一条高度发达感知他物存在的神经,特别敏感。一条偏离了那根敏感神经背道而驰不知他物存在要干什么的神经,有点迟缓和愚钝。侄女是一个敏感又钝感的天才无知少女。

  收回自己的眼神,手上的活儿还得加油干。侄女喜忧参半的先揣上了这个眼神。不一会揣着的东西还是会有动静的,你动它也会动。它不会老实待在你的口袋里。更何况侄女是将它揣在了自己心的地方。侄女的心动了,那个揣着的眼神也动了。它想要让主人把它放出来。

  侄女这次自己望向了那个男人。一身黑衣,沉静的坐在那里,只这一眼,侄女就被这黑色和沉静吸住了,她的心瞬间沉沦,被深深地吸停了两秒钟。这黑色和沉静这么强大,他的安静却让侄女血脉偾张血往头上涌而凝固。一个男人该有的气息,侄女都接收到了。他的侧脸很立体,模样不差呢。专注看手机,不管这边七嘴八舌忙叨叨的这撮人。侄女迷这种状态的人。侄女瞬间又觉得他好眼熟,整个画面好熟悉的感觉。真的是一丝熟悉划过头顶盖,这就是相逢一眼,不知道前世修了多少福分么。

  侄女掰开了揉碎了偷看了这个男人这么久。这一看她跟他拉近了距离。她不再倔强的想是不是因为她没打扮很丑他才看她,嫌弃的看她。此时,她亲爱的男闺蜜平常跟她说的一句话派上了用场“丑的根本一眼都不会看”。侄女一向不能接受男人们对女人直白且恶毒的判词,觉得男人好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此时这一句用来解惑还算不错,让无知少女明白不是自己丑他才看她的。

  她还知道了,男人们不光说的狠,而且大胆直接。你看他看你,毫不遮掩,你都看过来了,他还直盯着,不躲闪,逼得你自己只好温柔的低下头。男人不是专情的动物,但他们是专注的动物,连看女人的时候都不能一边干点什么,就要停下来直直地看。侄女心想,这就是男人狩猎必备的素质,百万年来基因里带来的本领。他不能让猎物一回眸,打乱了自己的阵脚,要死死地盯着。侄女此时面临的正是男人的这个攻击性,领教了。侄女钟爱看动物世界,尤其爱看动物凶猛出击捕猎的画面。老虎呀狮子呀豹呀高度集中注意力两眼盯着猎物准备攻击的画面就印在侄女又痴又灵的脑袋里。女人看心上人才不是,要偷看,要躲闪,要眼波送过去再飘回来,眼神就跟心思似的,起起落落,勾来搭去。侄女就是这样的,漂移的像片云。心思眼神和整个人。

  是呀,这也是猎物必备的本领,我要躲闪,我要跟猎人捉迷藏,我要扑朔迷离,我要不被他捉住。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