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家庭

师傅死了霸占师娘 那夜我犁开师娘的盐碱地

  前几日,师傅,师娘,因为爆发了家庭矛盾诱发了组织矛盾,他们被逼离开。(这一点酷似我在简书里看到的有名的饱醉豚被简书解除签约作者身份的事件)。

  我写这篇文,并不是针对任何一方,而是证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会永远站在师傅师娘这一方,永远支持我师傅师娘。

  他们先前离开,周围虽没谩骂者,旁观者却不在少数,有看热闹的,有无所谓的,他们或多或少地认为师傅师娘敛一身仙气,能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什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他们不知道的是,师傅师娘对待他们时,用的都是真心,有人非要假装看不到,我也没办法。当这颗真心被漠视时,就会弱势下去。

  接下来我要说的,不是为了显示我们群的人有多牛逼,只是真实的记录一些群内发生的事。先说说我们武协群不同于其他群的地方,首先,这个群里,没有下三滥或者任何鄙视人的语言,群里每一天都会道早上好,其次,群里面的人,每一个人都很努力,每天都花时间练武术,对于群里的需要内添的事务,大家都会协商共同出财添置,对于换届继承职位等重大事务,我们是自荐和民主投票制,最后,对于我们取得的荣誉,大家会一起聚餐,作为表扬和鼓励。(我吃了很多顿比赛后的晚餐。)这个群,最独特的地方,就是它的继承和传统——群里的教学(包括器材)和聚餐都是免费的。

  对于师傅师娘的离开,学员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来的太过突然。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这次他们的离开,竟然没有经过大家投票同意。我之前提到,群内的一切重大都是需要民主投票决定的,更何况师傅作为创办人,直接被第三方踢出台,这显然不符合我们群规。

  师傅师娘不能离开,因为这个群需要他们的信念,他们能带我们走的师傅死了霸占师娘 那夜我犁开师娘的盐碱地 更好。

  和其他学员比,我是一个跟师傅师娘接触较多的人,因为我先天体力虚弱,练武术时会比较吃力。为了要一个健硕的身体,对于日常什么活动,我都会去参加,所以常常会和他们俩聚在一起。在活动中,我们曾走过江心洲,十几个人,围着一条江,看水击礁石,看师傅江上弹琴吹笛,学长武剑,我们吹过整整六小时多的路程。在这途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有一次磨破了脚,一走路就会痛,是任学长辛辛苦苦把我背了一路,那一次,直到天黑,我们才回来。

  因为他们俩,我第一次爬了荒山,第一次在黑夜中搭石取火,第一次捡柴烤肉,第一次在山边歌唱夜聊。

  他们一直站在我们身后,看我们成长,尽他们所能地帮助我们。师傅师娘的日常过的很清贫,如果有人非要借此说事的话,他可以设想,师傅师娘明明可以不这么做的。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傻,一种是傻人,一种是傻事,专门针对世上最好的人。就是这两种傻,逼走了一对,一股正气,拥有善良品格和坚强品质的师傅师娘。

  我会一直站在师傅师娘的身后,支持他们。逼师傅师娘离开的因素是什么我至今还搞不清楚,再有哪一方反对他们,我也会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师傅师娘,早已刻在我的心里。

师傅死了霸占师娘 那夜我犁开师娘的盐碱地

师傅死了霸占师娘 那夜我犁开师娘的盐碱地

  我瑟缩在床边的角落里,手死死抓住被角,指甲由于用力过度已经泛白,但我的全部心思都在那逐渐指向12点的时钟上,脑中的弦越绷越紧。

  它,要出来了!

  师娘正坐在另一边的床角上,细心的查看她今天刚做的指甲。瞟了一眼时钟后不耐烦的开了口∶“你看吧,什么事都没有。别自己吓自己了,早点睡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有约呢。”

  我颤抖着声音劝她∶“师娘你别走,它马上就出来了。你一走我一定会死的,求你了,再陪我一会。”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