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家庭

寡妇乱情小说全本阅读 乱情王丽霞与张爽初试

寡妇乱情小说全本阅读 乱情王丽霞与张爽初试

  她没想到,自己用十年的时光,画了个大大的圆,又回到了起点,现在,自己与最初爱的人在一起,然而,这是最好的结局吗?

  第一百零一次,她又翻开了那本日记,细细读了起来,这字里行间,饱含着深沉的爱。

  不知觉间,一片红色的枫叶从日记本中滑出,飘到了空中,优雅地旋转着……

  一

  王丽霞把房门反锁,然后扑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哭得山崩地裂,双目红肿也没停下。那只粉色外套的苹果手机不停抖动着,从她衣服里滑落在床上,又从床上摔到了地板上,来电的铃声已经响了一百遍。

  她感觉自己在学校从没这么丢脸过,不,应该是自打出生以来就没有过!从小她就是家里的小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老师的骄傲,哪里受过什么委屈?都怪那个该死的张爽,是他出的馊主意,要不然自己怎会如此难堪,如此伤心欲绝!

  时间回到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刚参加完高三毕业晚会,王丽霞、洛小琴和张爽三个人一起回家。

  路上,王丽霞一直闭口不言,表情也闷闷不乐地。洛小琴和张爽都知道她的心思,高三毕业,同学们各奔东西,这也意味着,王丽霞暗恋了三年之久的校草袁白也要离开了!

  洛小琴不停地安慰王丽霞,然而却没有用,王丽霞还是一副蔫蔫的样子。最后张爽一拍脑袋,喊道他有办法,能满足王丽霞的心愿!

  洛小琴是王丽霞一起长大的姐妹兼闺密,自不必多说,然而张爽这个男生却是个异类,从高一起这个有些娘的男生就喜欢跟在王丽霞屁股后面,有事没事找她聊天,又是嘘寒问暖又是献殷勤。王丽霞喜欢阳光帅气的男生,对这个白白瘦瘦又娘娘腔的男生一点也不感冒,所以,她一开始特烦这个人,不知道当面骂了他多少次!

  然而张爽的特点就是脾气极好,又没长记性,每次在王丽霞面前受挫之后,没几天又屁颠屁颠地跑到她面前纠缠。这样一来二去,王丽霞也没了办法,渐渐彼此熟悉了,就把张爽当成了男闺密。

  张爽说了他的办法。王丽霞听完心里打鼓,这怎么可以呢!但洛小琴的一句话说服了她: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袁白进了大学,那还不是鱼儿游进了大海——你的情网就网不到了!

  于是,根据张爽的剧本安排,王丽霞要手捧一束玫瑰在学校运动场边的大枫树下等候,再让洛小琴找个理由把袁白骗到大枫树这里。紧接着,王丽霞出其不意地为袁白献上玫瑰,同时向他表白爱意。最后,在两人浓情蜜意之时,事先埋伏在大枫树上的张爽撒下无数粉红花瓣,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如一部浪漫唯美的青春韩剧。

  然而现实总比想象残酷。这天晚上,王丽霞真的手捧玫瑰站在大枫树下,她的一颗心在胸口扑扑直跳,双眼惴惴不安地望着运动场的入口。

  张爽在她头上话唠一样说个不停,叫她别急,说刚才洛小琴打电话来,计划一切OK,袁白已经上钩了!又叮嘱她别紧张,袁白到了之后,按照排练的去做就是了,然后又胡拉乱扯地埋怨王丽霞,为什么不肯和他报考一个城市的大学,既然是男闺密就要做到底啊!

  王丽霞心里烦得透顶,想捡一块石头向树上的张爽砸过去,但左右察看,塑胶跑道上干干净净,哪里有一块石头?

  正抓狂间,忽听树上的张爽叫了一声:“他来了”!

  王丽霞慌忙朝入口望去,立刻看到了那个高大俊逸的身影,她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于是把玫瑰端端正正地举在胸口,低着脑袋,满脸绯红。

  “王丽霞,你……你怎么在这里?”袁白看到了她,于是迈步向她走来。

  她不敢去看袁白的眼睛,只盯住怀里的玫瑰,嘴里支支吾吾:“我……我在等你……”

  “等我?”袁白不解地问道:“刚才洛小琴给我打电话,说这里有一个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同学聚会,怎么……只看到了你”?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