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家庭

  虽然家乡有着深厚的重男轻女的积习,但是这却一点儿都不妨碍父亲爱我的心,他从来没有因为我是个女生而减轻对我的关爱,有时候,父爱的天平甚至会微微地倾向于我。

  七岁那年,晚上看电影,我和弟弟都吵着要去。结果,电影倒是不记得了,却记得我醒来时,正在父亲的怀抱里,一荡一悠地向着家的方向捱近。父亲的味道,混着夜晚的空气,钻进我的鼻子,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复合的气息,既有烟的味道,还有木材的香味(父亲是个木匠),还有夜空的凉爽。我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我从小就是闻着这个味道长大的。当时父亲没有抽烟,对于烟不离嘴的他来说,这真让人意外;长大后我才明白,他大概是怕烟灰烫到我吧。

  我已经很久没有被父亲抱过了,因为严厉的母亲教育我们说:乖孩子就不要太娇气。于是,我睁眼以后,只看了一眼深邃的夜空和像玉盘一样的月亮,就连忙闭上了眼睛,装睡起来。闭上眼后,我的嗅觉更加敏感了,父亲的味道从我的鼻子里,直达我的脑袋。而那晚的月亮,那像玉盘一样的圆月,也映在了我的脑海里。

  小学三年级时,我们要上早自习了。第一天上早自习,我很兴奋,闹钟响过后,利索地穿衣起床。可是一走出家门,看着暮色里的田野,和挂在枝头的月亮,我的脚就被定住了。犹豫间,父亲披着衣衫出来了,咳了一声,说:我送你去。说着,就摸出了烟,打起了火。

  村庄仍然沉睡在夜色中,天上的月亮大概也乏了,闪着恍惚的光芒。父亲的烟一亮一灭的。一路上,父亲告诉我,从哪里走近,哪里的路平坦,哪家人养了狗要避开走……一路上,都是他在说话。直到上了大路,遇到了同校的孩子们,父亲这才让我去了。我欢快地加入了小伙伴们的队伍,有说有笑地走着。走过一个拐弯时,漫不经地回过头时,却看到父亲站定的地方,仍然有火光一闪一闪地。那一刻,一股暖流倏地从胸腔里迸发出来,直冲到我的鼻头,一时眼睛也涩了起来,再瞄到触手可及的月亮时,好像它也有了温度。

父女乱第一次 宝贝女儿你真紧爸爸进来了啊

父女乱第一次 宝贝女儿你真紧爸爸进来了啊

  填写志愿的时候,母亲和父亲因为我第一次吵了起来,原因是母亲希望我报考本地的师范学院,毕业了就在家乡做老师,再就近找个对象,守着家,一生也就这样安定了。我一言不发,用冷漠的眼神回复了她。父亲一触到我的目光,就把母亲顶到了南墙上:“这是孩子的前途,你就算是个当妈的,也不能替她作主,你要尊重孩子的意愿,让她自己选择。”

  父亲说完,又转过身来看着我说:“你长大了,可以自己作主了。中国这么大,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要顾及我们。至于专业,是为了未来的工作打准备的,最好还是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随波逐流,不然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父亲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底气和力量,让我可以在未来的蓝图上,随意地挥洒笔墨。可是他的宽厚和尊重,却让我更加珍惜这次自由选择的机会。对着志愿指南,我和父亲促膝长谈至深夜,这么多年了,这是我们父女第一次畅谈未来和人生。我也是第一次认识到,我的父亲,他不仅仅是个地道的农民,他还是个人生的智者,子女的良师益友和人生导师。

  终于,我选择好了志愿。走出门来,月亮挂在天边,洒着银色的光辉。我深吸一口气,对着月亮想唱歌。

  我去了最想去的地方,选择了最爱的专业,连工作也是最中意的;然后,爱人,也是我自己选择的。感谢我的父亲,给了我选择的自由,没有捆缚我的人生;他让我像一只自由的鸟儿,可以在天空里自由翱翔。

  天上的月亮哟,总是那一个月亮;可是,我印象中的月亮却有那么多的差异,它带给我那么多美好的回忆,有父亲的味道,有父亲的言语,有父亲的爱……

  今天,天上的月亮仍在,也还是那个月亮;可是我的父亲,却没了曾经的伟岸和挺拔,成了两鬓霜白的老人。不过,月亮曾记下他走过的岁月,他的岁月里,也有我的参与。看到月亮,就想到了父亲,他对我的爱就像月亮一样,淡淡的,初见没有温度,要用心体会。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