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情感家庭

我和爸爸初尝禁果 乖女儿和爸爸的第一次

我和爸爸初尝禁果 乖女儿和爸爸的第一次

  在我生命的航程中,爸爸是那浩瀚的大海,而我只是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尽管终日沉浸在大海的怀抱中,可我竟然不懂大海的深沉、博大,甚至与爸爸的心愈来愈远,直至那个夜晚。

  那是暑假的一天,妈妈出差了,家中只留下我和爸爸。

  爸爸的厨艺确实不怎么样,所以晚饭我只是草草地扒了几口,便收了碗筷,一声不吭地走进书房,留下爸爸一个人在客厅。

  一会儿爸爸进来了,将我赶出书房,叫我去做练习题,我愤愤地走了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哼!不就是你自己想玩电脑?叫我做题,我偏不做!我打开手机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突然,一只手臂伸来,抢走了手机。“怎么又看手机?还这么近距离地看,对眼睛不好!”爸爸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无奈,我只能去书房做题,突然间一低头,发现袜子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个大洞,“算了,等妈妈回来再叫她补好呢了”,我瘪瘪嘴,脱下袜子丢到洗衣机盖上。

  又看了会儿书,做了些题,我发现已经晚上九点了,就匆匆洗漱一下,上床睡了。

  深夜,我突然感到胸口渴,便起身到客厅去喝水,经过爸爸房间时,通过虚掩着的门,我看见了一豆灯光,在灯光的笼罩下,爸爸正蹙着眉头,小心翼翼地为我缝补着袜子,好像他手中拿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我的心仿佛变成了铅块,很重很重地坠了下去。原来爸爸一直是深沉地爱着我的,但我却一直没有发现,一直都不了解爸爸。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看见床边的椅子上,摆着一双补好的袜子,我伸手抓过袜子,握在手中,心中洋溢着幸福与温暖。

  密密的针脚,深沉的父爱,拉进了我和爸爸心的距离,愈来愈近。

  我出生在一个这样的小山村,全村95%的土地,是山地和丘陵。村子往西往北,是耕地;往南,有一个大土坡,土坡上有条路,可以通往另外一个镇。往东,要平坦一些,也有一条路,可以通往另外一个村。全村五十几户人家,有四十户姓同一个姓。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也有她许多美妙之处。以至于现在生活在都市的我,怀念起那儿时的岁月来,会嘴角上扬。我已经写过了她的春天,现在,我还想写一写她的夏天。

  凌晨三点多,勤奋的大公鸡都叫了两遍了。我和爸爸起床来,挎上竹筐。一出门,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太阳还没有升起,天空已是苍茫的灰白。村西有几座小山,通往小山的路上,长着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花,有半人多高的,也有总是被人踩在脚底下的。那低矮翠绿的草茎尖上,总挂着晶莹剔透的小小露珠。微微反射着流转着的天光。

  小山上多是柞树(又叫橡树)、松树,所以山上铺着厚厚的松针和橡果。我和爸爸这么早上山,是为了赶在太阳出来之前,采一些艾蒿回去。因为,今天是端午节。路上迎面遇到已经采了艾蒿回来的四婶,对于庄稼人来说,早起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待到我和爸爸下山回家,进了院子,我的新红布鞋,已经沾满了泥土,被露水打得湿透,变成了暗红色。太阳已经慢慢升起来了,洒下温暖和煦的阳光,把村庄都镀上了一层金色。门口的丁香树,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这个世界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鸟儿啾啾,扑打着翅膀飞上蓝天。各种树,各种花,争抢着这新鲜的空气,释放出自己的味道来,所谓的“泥土芬芳”,其实是长在泥土里的植物的芬芳。

我和爸爸初尝禁果 乖女儿和爸爸的第一次

我和爸爸初尝禁果 乖女儿和爸爸的第一次

  妈妈早已经布置完毕,门旁窗框都挂着纸葫芦,五彩的穗子微微摇摆;红砖院子扫得看不见一片树叶杂草;鸡呀鸭呀什么的,都撒欢一样地找食吃去了。烟囱里,冉冉冒出的白烟,慢慢飘升,直到看起来和天上的白云混在一起。妈妈接过竹筐,先捡一些艾蒿,用五彩绳捆成一小把一小把的,挂到房檐,挂到房梁,挂到门旁。还要拿一些艾蒿煮水,给我们大家洗脸洗手,可以祛湿驱虫。大部分就留下来晒干,端午节采得的艾叶,祛风祛湿最是有效了。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