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友点评

  9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文章披露,原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明玉清,曾多次以“明总”的身份出入北京福泰宫酒楼的细节。“当服务员无意中在电视上看见熟悉的‘明总’时,见过各色人等的他们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原来往日里风光无限、前呼后拥的‘明总’并不是什么‘老总’,而是中央纪委的局级领导干部明玉清。”(9月14日网易新闻)

  明玉清,本是中央纪委的一个货真价实的局级干部,除了微服私访,在一般公开场合,他真的没必要隐藏自己的官员身份、领导干部身份、中纪委高干身份。可他在出入北京福泰宫酒楼时,却多次以“明总”的身份出现,还是被眼尖的服务员看出来了,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也难怪,“阅人无数”的这些高档酒楼的服务员,没有点儿认人识人的本事,哪能在这种地方混?正所谓,“蚊子打眼前过,都认得雌雄”,必须要有过硬的眼力才行。

  也真难为了明玉清,到高档酒楼不得不“低调”成“明总”,嘴上快活了心理却憋屈死了,敢情这领导干部当的。难不成,这是一种另类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毋庸讳言,在一些高档娱乐、餐饮等场所,干部“同志”演变成“老总”、“老板”等称呼,已经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官场“规矩”以及官商交往之间的一种“默契”。官员被叫“老总”、“老板”,一方面是出于身份掩饰需要,以便“乱花渐入迷人眼”,好骗过一些警惕的眼睛;另一方面是“官场江湖习气”使然,这种官场氤氲之气的形成与一些官员搞团团伙伙、建立“圈子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明玉清能官至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他岂有不明白这官场之道、社会之道?所以,尽管有些委屈、憋屈,但他还是很乐意被人称呼为“明总”,毕竟这增加了出入高档酒楼的保险系数,他可不想因“大快朵颐”而毁了仕途。

  福泰宫酒楼位于北京西站附近,离明玉清的上班地点不算远。而北京西站发车方向主要是南方城市京广线,以及西北、西南方向。从兰州开往北京的车,终点站都是这里。有人将明玉清这尊“佛”请进福泰宫酒楼,答案不说自明。有多少涉案的地方干部想铲事,有多少商人老板想圆事,福泰宫酒楼绝对可以实物佐证。

  不明事理、不明规矩的“明总”,最终还是重重倒下了,砸起了一阵呛人的灰尘。一个执纪者变成了一个被执纪者,这种人生大反转,对往日里风光无限、前呼后拥的“明总”来说,真的太难面对和接受,但这就是惨烈的现实,谁让他成为执纪队伍里的一个可耻的“叛徒”呢?

您可能还喜欢的
最新信息
返回顶部